快捷搜索:
您的位置:三分时时彩官网 > 内地娱乐 > 那是观后牢骚,文科生救世界

那是观后牢骚,文科生救世界

2019-10-09 01:52

初次影评,其实是初次发发这么长的牢骚

文/怪猫黍离
有人开玩笑,马特达蒙这次又走丢了,的确,当初他刚接到剧本时就和雷德利斯科特导演提出会不会和不久前刚上映的星际穿越里的角色太相近了,而导演承诺,这是个完全不一样的电影。 实际电影的效果也可以说是不让人失望,在有近年《地心引力》和《星际穿越》的声誉和乍看格局相似的《月球》等等科幻片的轮番比较压力下,《火星救援》有一个令人担忧的口碑考验前景,但电影沿着小说用逗逼去讲硬科学的路子让这部电影拥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科幻片风格,令即将对浩瀚太空背景,头晕式旋转叫床式的呼吸声和地球上的三姑八姨种种矫情牵挂产生审美疲劳的观影者们眼前一亮,也算是这部电影最大的成就。
 刚看到先行预告片的时候,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邓肯琼斯的《月球》,孤独星球的一个孤独男人,但这部电影并不打算拍成那种小格局独角戏。电影可以分为三部分,按所占时长大小,火星上的呆萌,地球上的书呆子们,飞船上的四人组,这样安排最容易导致的结果就是严重跳戏,毕竟短短两个多小时想把每个线的角色故事都营造完美是不可能的,频繁来回交述就会毁了这部电影,加上电影需要交代的角色相当多,所以导演主动减去四人组各自的感情线,加长NASA和男主的对戏线,虽然结果除了男主,各个角色的形象还是干瘪瘪的,但导演还是努力让每个角色定位不出现半成品,在结尾的音乐名单时欢喜春晚式在加上感情线,使电影在角色塑造上赶上及格线。
大部分人看完电影会开玩笑的说,呆萌就是在星际穿越里那个被困在星球上的科学家,这样的串戏很搞笑,但引来的就是两部电影的世纪对比,然而我认为这个对比从一开始就不行该有,因为这完全是两种类型的科幻片,《星际穿越》里所讲述的科学还是属于幻想,马修麦康纳还有安妮海瑟薇的各种虐心感情线都让这部电影偏向言情,即使有霍金的噱头在,电影实际对真正科学的地方做到的就是支支吾吾 点到为止,完全相反,《火星救援》是将感情线点到为止,男主连单身与否都没有交代,只有一对连声音都没有的父母,大篇幅的描述科学原理,穿插呆萌的乐观逗逼,做到一种真正的科学电影该有的态度出来。
这不是说任何一部电影的好于不好,《星际穿越》将科学幻想的脑洞开的相当大,也收的工整,诺兰自己擅长的悬念布置和感情爆发都在电影里完美的体现出来,配上无可挑剔的视效音效,做到了观赏性的最大化,而《火星救援》抛弃感情的铺垫和爆发,仅仅围绕呆萌一个人的科学探索与征服,使电影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搞笑的老师在上理科课一样,看完笑过,对电影的理论知识必定是大眼瞪小眼,只记得男主的逗比精神,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人感觉《火星救援》不如《星际穿越》好看,缺少了科幻片必修课的人性纠结和虐心感情,虽然独特,但也少了惊艳,即使这样,火星还是在科学态度和电影态度上更胜一筹,星际则是商业价值和艺术价值上达到完美。
  《火星救援》是如今硬派科学电影可以量产的时代里的非量产货,和雷德利斯科特导演的个人风格一样,独特但稳重,艺术但大众,并非完美却难以忘记。

当大家还在热泪盈眶的为克里斯托弗·诺兰的《星际穿越》那样的大爱拯救世界的电影而感动的时候,当我们还在为桑德拉·布洛克千辛万苦从太空中为了双脚再次踩上绿色地球的那种执着而心酸的时候,对比这些用科幻包裹普世之情的优秀作品来说,老爵士雷德利·斯科特却一反常态的祭出好莱坞最受宠爱的的马特·达蒙,不扯亲情、不谈爱情,用完全专注于探索、征服、解决问题的理科生思维,就事论事的拍摄了一部工具书一样的电影,是的,就是类似知乎上出现的“假如我被落在的了火星我该怎么办?”这种问题的视频解答。

电影宣传和预告片以及各种噱头不断的暗示我这是一部科幻巨制,这是一部磅礴史诗,所以,我抱着看高中数理化(PS:只会语文的文科生)的心态去看了,所以,我懵逼了——我应该抱着“已看过十万个为什么”的心态去看啊,电影的逼格和预告片的逼格差远了啊喂,这不是披着硬科幻外衣的好莱坞式套路的情景喜剧吗,尤其是当科学黑怪人(那个头发像烧焦的草的手拿模型给一帮NASA大佬们演示的黑人小子)用夸张的动作和一脸我谁都不鸟的表情以及谁都鸟不了我的语气出现时,整部电影竭力营造的孤独严肃传奇等一大堆气氛瞬时崩塌,当时我就想这是写实的科幻电影么?这不是典型的半路杀出的程咬金还就是比你们所有人加在一起都牛逼的好莱坞式拯救濒死男主老套路吗。一大堆科学家的苦思冥想还不抵一个小伙子的突发奇想。这场面是不是很熟悉?是啊,多少好莱坞大片里每逢男猪脚要挂时,要不反派智商全体掉线,要不背后钻出个人说:跟我来,偏偏这个人还就是整部电影里最不起眼的那一个。电影依旧没有摆脱好莱坞商业片的套型,影前宣传和电影内容反差很大(个人看法,毕竟我萌新)
由于电影上映前制造的噱头很足,电影频道也是各种主演导演的专访,搞的我一直以为这是另一部《星际穿越》,银翼杀手和异性给我的童年留下不可磨灭的阴影,《普罗米修斯》也是辣了我的眼,所以对导演印象很是深,也对这部电影更是期待,但当我花两个多小时看完电影,记得的台词只有一句:我用自己的屎种土豆给自己吃(野生翻译君)。我期望过高,所以失望越大。导演老了,诚意在,但能力……
相比于呆萌“种土豆”写实的硬科幻,我还是更喜欢星际穿越脑洞大开天马行空的软科幻。看完电影,第一件事竟然不是去看影评,而是去百度《我是传奇》,没办法,这两部电影在我看来出奇的像,前半部分充满孤独的悲伤,失去的恐惧,路途的迷茫还有未知的威胁,但心中仍有执念(呆萌:我要活着,就算种土豆我也要活着;威尔史密斯:我要活着,就算天天吃麦片也要活着),而后半部分就变了味了,不再是对精神的折磨,内心的拷问,(孤独的马特达蒙,失去所有的威尔史密斯),变成了美好的符合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所要求的合家欢结局(呆萌:我能在火星用微信了;威尔史密斯:我终于找见一个妹子了),但这不是我想看到的,要悲剧不要大团圆,要个性不要烂庸俗。
综上所述,我胡扯一大堆,相信你也绝对不知道我想表达什么,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表达了什么,所以,总结一下吧:电影宣传造势方式值得学习,影人努力为电影宣传造势的态度值得敬佩,电影嘛,看完也就那样吧,说句实话你们别打我:拍的不如小说,怎么滴就8.4分呢,要不是马特达蒙主演的,我还真是看不下去了。(140多分钟讲了一个传奇故事,看完却不痛不痒)

没意外没代入感 马特达蒙总被救

为什么不能评三星半呢?

在“被拯救”了N次后,马特·戴蒙不介意再被救一次。这一回比诺曼底远一些,比冰冻星球近一些,就在5600万公里之外的火星上。倒霉的戴蒙在《时空穿越》里是配角,所以他挂了;幸运的是,这次,他在《火星救援》里是男主角,开朗逗逼惹人爱,成功殖民了火星,最后也合家欢的回到了地球。

至于影片内涵,我不敢发表太多言论,被打怎么办?但还是让我说两句吧:
当个体与群体最远相距4亿千米,他们依旧相联?,距离比死亡更可怕,孤独比痛苦更难忍,但承受这一切的只是个体,群体若解救他便要耗费巨大钱财,而利益,终究还是高于人性,因为火星救援已是不得不救,我们要提醒自己不能丢失本性,不能黑掉人心,怜悯和无私必须得存在,我相信,不论遗落在火星上的是呆萌还是杀人犯,他总会得到全人类的救援,纵使我们内心深处千万般不愿意,但我们仍需做给自己看,像自己证明:我从未失去过人性。政府也要让人民知道,不论是谁不论何处,我们都在你的背后为你坚守。就算花费钱财,也得凝聚人心。我看此片时,绝不敢将自己上升到圣人的高度看待整个事件,却敢将自己贬到唯利是图者的地位上来:花大价钱去火星救这个人回来,能得到什么?是无上美好的人性依旧存在的证明,人类不能失去它,统治者不能失去它,如《魔法怪婴》里,当一个纯洁的处女生了一个婴儿,整个世界的秩序当然无存人类陷入恐慌。就像我们害怕,所以要拯救。理想与渴望还有目的都是崇高的,为了人类本身,但本质却是糟糕的,为了利益本身。人类终被自身所害怕的奴役,而不是被我们所向往的趋势。

马特·戴蒙的表演成为这2个小时里最精彩的部分,他孤独,但不封闭,他拥有《荒岛余生》里的汤姆·汉克斯话唠式的自嘲,又有《wall·e》里的小瓦力自娱自乐的开心劲头,更多时候他还是《月球》里的山姆·洛克威尔,数着日子等着地球的指令,前一秒还是生无可恋的脸,转眼就是兴致勃勃的逗比植物学家,这种呆萌的变化,大概也只有他能演绎了。

 而《火星救援》视觉特效也显得中规中矩,最惊艳的地方大概就是俯视火星的镜头了,给人一种沉默的孤独感,整部片子被导演雷德利·斯科特操作的很稳,故事偏geek向又挺轻松和搞笑(虽然书中的很多有趣东西都没有在荧幕上展现)。但是,我们花这么多钱去电影院看一部科教片干嘛?原著大意上是理科生意淫自己在火星上的日与夜的故事,又何必要这么写实的拍给观众了?想一想到整个星球只有一个生命,一个人生存了几百天,那种孤独感,却还有一线希望的挣扎,这里本该有某种令人沉默的东西,令人希望和绝望的东西可以放大的。如此好的创意,老雷却轻轻把它放下,只是按照原著的风格拍摄,整片看下来略微有点“流水账”。

对于观众而言,他不懂天文学知识物理学知识化学知识难道就是错么?《火星救援》也许很适合你带着小孩子去观赏,启发他,教育他,但是却很难感动他。为什么?因为它就如同你的一本教科书,而不是一本能感动你的小说。在片中,你看得到马特达蒙的乐观,你也知道他最终会获救,而代入感,则是这部电影最缺失的东西。

文科生救世界 理科生救自己
而按好莱坞的标准工业化准则,《火星救援》中有太多地方可以来回渲染加重剧情情绪的部分,本来应该恣意挥洒泪水,把家庭价值(拍摄下马克的家人什么的)、美国精神(是拯救5个人还是1个人,在航空局和船员当中复杂表现下)、男欢女爱(给5人救援团中的双人爱情,完全可以死掉一个渲染下么。)、求生欲望本能(让马克在火星上多点内心独白和自我挣扎)一再放大,放大到你不哭都不好意思走出影院的,但是,雷德利·斯科特没有这么做。

他画风大概是这样:“有一天,我和他的小伙伴去火星工作,突然之间,我被落在火星上了,我要活着,怎么办?嗯,我算下我还有的食物,我算下我需要什么;没有的话我要在怎么创造,好的,我在火星种土豆吧;哎呀,我的土豆没有了;哎呀,我要死了;哎呀地球和我联系了;哎呀,地球小伙伴回来救我了;我被救了”,中间巴拉巴拉的描述了一些计算方式和解决办法。

电影是要打动人的艺术,《星际穿越》瞄准的是父女穿越时空的爱,核心或者说目标是“人性”,而拯救世界只是顺手为之,在片中科技更多只是一个介质/工具,而《火星救援》中“科技”则是影片所表达的重要部分之一。《火星救援》电影并没有着重表现马特呆萌在火星被遗留下来以后绝望啊,孤独啊等等心理和情绪。而是从一开始呆萌就开始自救,利用自己的知识和现有的装备,自己包扎伤口,自己种土豆,自己听音乐舒缓情绪,自己外出寻找设备,自己努力的联系地球,几乎没有时间闲着思考人生和埋怨他人,或者抱怨命运。而相比较下《星际穿越》就如同一封文科生写给宇宙的情书,而《火星救援》则是一种“文科生你们去悲天悯人吧,这回咱们理科生吹牛自救全包了”的深深恶意。

本文由三分时时彩官网发布于内地娱乐,转载请注明出处:那是观后牢骚,文科生救世界

关键词: